田老师和若笠乡田嘴村小

    前言:

   贫困的山村,依然可以书香四溢;简陋的教室,依然可以书声琅琅。田世冠老师的坚守,让这个困难的山村,任然保留着对未来的希望。是什么让田老师20年如一日的坚守?欢迎和我们一起走进田老师和若笠乡田嘴村的故事……

    2016年7月30日,在英华未来教育基金会的支持下我们一行四人来到了若笠乡田嘴村采访当地的乡村教师田世冠田老师。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的我们,见过城市中高级、特级教师,却很少有机会接触到扎根于边远地区为教育默默奉献的基层乡村教师。所以,当我们接到这个任务时,内心是充满好奇的,我们想知道是什么让一个人甘心于在一个落后的地方为教育奉献出自己的整个青春甚至一生。

    早晨7点半我们坐上了去往田老师任职学校的车。汽车出了城区后,沿着崎岖的山路一直向上,给我们开车的老师说这所学校在深山里面。西北干燥,山上的土都很疏松,很容易发生山体滑坡,只要下雨或下雪根本没人敢在这条路上驾驶。在我们去的路上就遇到了挖掘机在清理道路,来往的车都在等待挖掘机将路弄平整后继续前行。好在大约5,6分钟后我们的车子开动了,大家都在感叹辛苦的工人们作业的迅速,可见这种事在这里经常发生。8点半我们终于到了田老师任教的小学,田老师在路口热情地欢迎我们。


图1 去往若笠乡田嘴村的途中

    田老师和若笠乡田嘴村小初印象

   8点半我们终于到了田老师任教的小学,田老师在路口热情地欢迎我们。

    田老师,1977年出生于田嘴村,汉族人。1996年19岁的田老师初中毕业后,因为成绩优秀就被当时在这所学校任职的马老师选中来当中学代课老师,从那以后,田老师就和马老师一起在这所学校教书。田老师这一教就是20年,这20年当中从不间断,每一天上课田老师都会准时出现在学校。2000年,田老师找到了自己另一半,组建了一个幸福的家庭,他们的家离学校只有5分钟的路程。到了2007年,马老师退休,田老师开始一个坚守在这所小学。2010年当了14年代课老师的田老师转为了正式教师,真正的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

    田老师领着我们到了学校门口,学校建立于1982年,没有名字而且比我们想象的小很多。(图2)学校有一个铁门是由水泥墙面来固定的,田老师说原来学校的大门是一个土墙然后中间挖一个门洞,非常简陋而且非常危险,多亏了政府的关心和帮助修建了现在的大门,孩子们的安全才有了保障。进了大门后就看到了泥土地面的操场,操场靠大门的左右一边各摆放着一个乒乓球台,一新一旧。旧的乒乓球台是90年代田老师为了丰富学生的课余时间,自己用水泥和砖头砌的。新的是近两年学区领导带过来的。然后是左右一边一个篮球架,篮球架是附近的工厂搬迁时,拆来送给学校的,由于用的时间比较长,显得很破旧而且只有一个篮球架有篮圈。(图3)在往前就是旗杆,上端飘着鲜艳的五星红旗,田老师说他每周一都会升一次国旗,这是每一个小学都必须有的仪式。(图4)旗杆的后面就是教室,教室总共有两间,现在只有一间在使用。今年学校只有3个学生了,学前班、一年级、二年级一级一个学生,所以就只使用了一个教室。教室外面的墙上贴着安全宣传栏(图5),由于来上学的孩子们都还很小,教他们安全知识很有必要,田老师为了学生们的安全,放学还会自己把孩子们送回家。由于现在是假期,学生们有43天的暑假时间,因此学校里没有学生,教室的门也就锁上了,但田老师还是打开了教室的门让我们参观。教室的设施很简陋,三组木质的桌椅,油漆早已脱落,应该经过了很长时间的使用,看起来现在只能承受小孩的重量。刷了黑色油漆的墙面就是简易的黑板,上面有画好的四线三格和方线格。

    那孩子们的教材和学习用品一般在哪买呀?您去帮他们买吗?”我们就着学校的设施问。

   “孩子们的教材由新华书店免费赠送,我们去镇上领就行了,孩子们的一些上课用具,我也会在去镇上买教学材料时帮着采购一些,但更多的还是他们的家长帮他们买。”

图2 若笠乡田嘴村小的正门 图3 若笠乡田嘴村小的篮球架和土乒乓球台

图4 若笠乡田嘴村小的五星红旗 图5教室外的安全知识宣传

    破碎的教室,里面只摆放着四张桌子:一张讲桌,三张课桌。为了好记录,我们麻烦田老师在黑板上写几个字让我们拍张照片。田老师走上讲台就不假思索的写上了“春天”两个字,然后转过来微笑着看着我们。(图6)可见虽然条件简陋,生活艰苦,但每天能教授孩子们新的知识,对田老师来说每天就如春天一般充满生机与希望。

    教室的旁边是田老师的办公室,我们看到了田老师那个小小的书架上,排满了整整齐齐的书,有教学的,也有课外积累的。眼睛向上看,我们看到了葫芦丝和笛子,我们一脸热切的看着田老师。这两样乐器就是田老师为孩子们上音乐课用的。

    最让人映像深刻的是办公室里的火炉,火炉是通过烧煤来取暖的,通过一个不锈钢的管道穿过办公室门上方的窗户,以此来保证烧炭所需的氧气与排放燃烧的煤所产生的气体。田老师说,在冬天时他就会将孩子们领到这个办公室来上课,教室太冷了,而这有暖烘烘的火炉。我认为这还有田老师暖呼呼的心。(图7)

图6 田老师在教室书写春天 图7 田老师在办公室接受访谈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田老师和他的学生们

    “咦?这是什么?”我们看着桌子上的一封信,好奇的看着田老师。

    “这是我的一个学生送的,他姓马,这呀,是好久以前的事了。”这般说着,田老师便追忆起了过去。那时,田老师班上还有十多个孩子,这个马同学就是其中的一个,但就像马小跳一样,他也很调皮,上课不太爱认真听,下课还胡闹,田老师就找他单独谈了一会儿,耐心的教导他,结果马同学不仅不听,还说老师针对他,便一个人逃了出去,让田老师和他父母找了一个下午都没找到,那时田老师很是自责。快晚上时,他们在一个小山洞里找到了他,田老师和他父母一起带他回了家,在家里,他们都好好的谈了谈,最后,马同学向田老师道了歉,再后来的学习期间也好好学习了。

    田老师在教学方面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他以前的教学方式就是很古板的,但经过马同学这一出,他便更多的读书,去了解更多的教学方式,并改变了自己教学方式。那之后,他开始对不同的同学进行不同的辅导,平时和孩子们闹成一片,成了亦师亦友的关系,使得他更加了解孩子,也更加受孩子们爱戴。他呀,平时也会去孩子家看看,了解孩子的情况,和村里人们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有时天上会下大雨,田老师还会亲自送孩子们回家,只要看到他们安全到家,田老师就会很高兴,然后慢慢的回到到自己家。

    “现在那些出去的孩子都过得很好,我也很高兴。他们经常给我打电话,给我讲他们在那边的生活,给我讲外面的风景。他们知道我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出去,便用这个方式来告诉我外面的世界。他们说他们在外面,不能经常回来看望我,都在说对不起,其实呀,我也想见他们,但他们在外面也确实不容易,知道他们过的好好的就可以啦。”田老师感慨到。是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孩子们对田老师的尊敬是肯定的,但只能在逢年过节才回来看望一下老师和父母,我想,孩子们也一定很难过吧。田老师能理解孩子们,并愿意为他们送上最真诚的祝福,这就是乡村老师共同的想法。

    “老师也要不断学习和提升”——田老师的教师之路

    谈到教师之路,田老师说他当初被马老师选下来成为一名教师年级还小,他的教学初衷就是希望村里的孩子走出去,用知识改变命运,带动村子发展。

    在田老师刚步入教师职位时日子过得并不容易,转正前96年开始教书40块1个月,持续两三年后涨到130块1个月,而在这种情况下,田老师没有选择放弃,却选择自费去继续进修学习,提高自己。田老师表示自己经济上有困难,除了妻子打工赚钱,父母亲干农活支持支持,还有去找乡亲们贷款去读的专科和本科文凭,虽然很不好意思,还是去借了,还好当时周围乡亲都很支持自己。当我们问到田老师怎么想要去提高自己的学历时,田老师说:“就像俗话说的你有1滴水你只能给别人1滴水,而你有一桶水就可以给别人一桶水,学生要学习的知识越来越多,时代在变,教师也要不断地提高自己。”

    在2010年转正后,田老师的工资变成了2000元一个月,2015年乡村支持计划颁布,田老师的工资现在是3000一个月。田老师也表示乡村教师受到了支持,日子也好了起来。

    在2010年转正后,田老师的工资变成了2000元一个月,2015年乡村支持计划颁布,田老师的工资现在是3000一个月。田老师也表示乡村教师受到了支持,日子也好了起来。

    “也许有一天学校就不存在了”——田老师的坚守和村小的消逝

    当我们询问到田老师关于未来的规划,田老师表示还是想继续当老师,但要去哪里还是在考虑,他希望能继续留在这所村小,但是不知道学校还会不会有学生。

    在他刚入职时,田老师教小学全科,刚开始教书时有50几个学生,用两个教室,由于是复合式班,一个班有几个年级的学生,他教一个年级时,其他年级就选择自习。现在学生只有3个了,也就只用了一间教室和3副桌椅。

    田老师说:“本来有好几十个孩子的,但随着他们一天天的长大,对知识不断的积累,现在都走出村庄出去了。”看着田老师那骄傲的脸庞,我们知道,他为他送出去的那些孩子打心底里感到高兴。19届的学生,其中有30个左右的孩子进入大学,20个左右的孩子在城市生活,都在为家乡脱贫,为村子脱困而努力着。“现在的这三个学生都很好学,一个学前班的,一个一年级,还有一个二年级,我呀,看着他们那求知的眼神,就很高兴。但我们这条件有限,就只能采用复合式班上课,大家集体上课。”说着说着,田老师的眼神就暗淡下去了。

    实际上,村小的减少和村里学生的减少也是越来越实际的问题。农村条件有限,很多设施都比不上城里,而在家长心中县城也拥有更好地教育资源,只要有一点条件的家长就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县城,而没有条件的家长只能让孩子继续读村小,所以会出现一个村小只有几个学生的局面,田老师说:“其实教一个孩子比教一群孩子更难,因为一群孩子在一起可以相互学习,互相帮助、玩耍,才有学习的氛围”而村小的学生越少,学校得到的支持和关注也会越少,可能过不了几年,这个村小就不存在了。田老师表示如果学校真的不在了,他会去山上的另一个寄宿制小学任教或者去县城里当老师,但不管怎么样,他会在教育上继续追求创新,培养更多孩子。

    “穷什么不能穷教育”——田老师和他生活的村庄

    田老师生活的村子位于靖远县城郊的一座山上,山上黄土覆盖,常年缺水,昼夜温差大,气候条件十分恶劣,生活在这里的人感到困苦不堪。走进田老师生活的村子,可以看到一间间民宅散落分布在山地之间相对平整的土地上,房屋从外观上看主要是土墙和瓦顶,是很传统的住宅样式,由于处于山区,冬季特别冷,加之平时昼夜温差大,所以在这里村民的家里都还在使用传统的土炕取暖,土炕往往会占据家里很大一块位置,使得原本就狭小的空间显得更加拥挤。这里气候干旱,常年缺水,地里的庄稼主要是玉米、高粱和枣等耐旱作物,地里庄稼每年只能盼着雨水灌溉,如果雨水较多,粮食收成便好,反之如果遇上旱季,则地里的庄稼可能颗粒无收,村民们基本的吃饭问题将得不到解决,家庭也会断了主要的经济来源。在这个靠天吃水的小村子里,村民们为了解决平时日常生活的饮水问题,每家都会修一个水窖,遇到雨天便把雨水引到水窖里,经过沉淀之后,雨水便成了平时生活的饮用水,水窖里的水时间久了,会变绿,水质很差,可是没办法,在干旱贫穷的西北大漠,这样的水就是这里人民的生命之源。(图8,图9)

    在这样一座贫困的乡村里,田老师生活的村子附近只有这一所小学,在距离这个村子很远的地方还有另外的一所小学,但由于距离太远,孩子上下学和家长接送都很不方便,所以村民们都不愿意五六岁大的孩子在上学的路上奔波,并且据村民们反应,每天接送确实太麻烦,因此村民们都很愿意把孩子送来给田老师教,面对现在田老师的学校学生越来越少的情况,村民们都十分担心田老师会因此而离开,担心以后自己的孩子没地方上学,村民们表示:自己的家庭条件太贫穷,不能让孩子去更好的地方上学,如果孩子不能上学,又觉得对不起孩子,觉得这是断了孩子的出路。面对乡亲们的殷切希望,田老师表示:乡亲们不必担心,只要这里还有一个孩子送来,他都愿意教,他会一直坚守在这里,带给孩子们一份走出大山的希望!

图8 若笠乡田嘴村小前的蓄水池 图9 若笠乡田嘴村的水窖

    采访后续——到访田老师的家

    在学校里采访完后,田老师很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家里作客吃中饭。学校离家中并不远,穿过淳朴的村庄,我们来到田老师的家。简单的院子里种着苹果树和草莓,主屋里有大大的土炕,散发着温馨的生活气息。田老师说这间屋子的历史已经有几十年了。

图10 客厅的主卧土炕 图11 田老师的全家福

    田老师生活在一个五口之家,家中自己的父母已过六旬,身体都还硬朗,还能干些农活;妻子是自己坚强的后盾,一直在身后默默的支持着自己的工作,承担着家中绝大部分农活;田老师的孩子今年15岁,很懂事,学习成绩很好,今年刚参加完中考,被靖远二中录取,孩子感到很满意,老师自己也很高兴。在田老师家人眼中,田老师是一个很称职的老师,在学校,田老师除了正常的教学任务外,还要给孩子们开展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丰富孩子们的精神世界;在家里,工作回家的田老师依然要抽出时间帮辅家里的农活和家务,田老师用自己的臂膀撑起了这个贫困家庭的一片天。在田老师家里,我们曾问过他的孩子将来愿不愿意从事和父亲一样的工作,他孩子的回答是:“愿意,因为我觉得我的爸爸很光荣”。

    访谈到这里就结束了,到此一个乡村教师的生活全貌也展现在我们眼前,我们实地接触到了乡村教育,感受到了乡村教师的处境,也了解了种种因素对于乡村教师职业发展的影响。像田世冠老师一样默默把青春奉献在乡村,奉献给一代又一代的乡村教师还有很多,他们每天的生活纯粹而简单,而他们的思想和品格却值得我们去传承和发扬。而除了教师职业本身,我们也应该给予这些伟大的乡村教师更多的人文关怀。教育始终是国家的大业,我们相信并祝愿中国的教育会越来越好。


图12 英华支教队调研队员与田世冠老师一家合影(左一梁茜 左二黄玉蕾 右一王勇 右二张昌荣)

 
版权所有 中国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乙9号 邮编:100013
电话(Tel):010-64489603 64284046 传真(Fax):010-64201641
技术支持:卓奇.网络服务中心  京ICP备08004292号